请叫我狗桥

杂食女孩绝不认输

【虫铁】The streets of the maze/街头迷宫

*翻译不对别赖我,我浏览器搜的
*私设小虫成年
*写多长算多长吧
*又是一篇不知道是HE还是BE的玩意

“感情很炫像霓虹灯一样,可我的世界没有色彩。”

    Tony失业了,最初的间接性色盲现在变成了真正的色盲,他的世界变得黑白,再也不会恢复,他整个人都变得颓废,感觉什么事都没有办法让他提起兴趣,他现在的样子就像他眼中的世界一样压抑。
    他卖掉了自己最后的几幅画,把自己的画室和别墅也给买了,搬到了一个小屋子,整天窝在家里,一天天也不开灯,一到晚上就望着街边的霓虹灯,发呆,等着眼泪顺着脸掉下来,等着睫毛湿润。他可是最著名的画家啊,以色彩丰富,排列自然出名,根本没有人能理解他对颜色有多么热爱。
   晚风时常送来凉意,但这次的晚风送来了一个男孩,他似乎很惊讶窗台做这个人,也很惊讶他们家隔壁那件空房子住了个人,“呃……嘿!那个……我,我是你邻居,这样进来我很抱歉,但是的确这并没有人过来住过,所以我一般都是这么回家,呃,打扰你了抱歉。”Peter面露尴尬,微微笑着,一边思考这人什么时候来的。
    Tony没有答话,黑夜将他隐秘与黑暗,Peter看不清他的脸,“你们家为什么不开灯啊?”
    Peter说着将手伸向开关,“别!”还是晚了一步,Peter已经把灯打开了。
    Tony颓废病态的模样深深扎进Peter的心里,在脑海里刻下了一个印子,他也发誓过不会再让着一切重新上演,就算他食言了,但那都是后话。
   “你,你是那个杰出的画家Tony Stark吗??”
   “我是Tony Stark,但我不是画家,以前是现在不是。”
    “我我我,我很喜欢你的作品的!能给我签个名吗?”
    “不可以,现在请你出去。”
     “呃……好的……”

我觉得你这个狗东西在骗我
重点批评p3p4

【男神x你】情书几行

*内含洛基,特查拉
*国王写出来也不知道崩没崩
*和 @Dawn 联文
*名人情话匹配系列
*潼恩恩的父子组

洛基
爱情不是未成眷属想死了,就是终成眷属烦死了
——钱钟书

   自从你成功把阿斯加德二王子洛基追到手后,你似乎越来越离不开他了,因为你终于不用在偷偷的看他,你可以光明正大的看着他,拥抱他,亲吻他。
    但是我们傲娇的王子殿下可不这么想,虽然他从不承认他喜欢你,但是也没有拒绝和你在一起,可你每天都会出现在他身边,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他表示你很烦。
   奥丁可并不希望自己的二儿子,那位出色的养子被我挖了墙角。天天往洛基面前介绍这啊那啊的女中豪杰,各种身份高贵的女神。
    洛基一个个和她们见面交谈,却未曾表现出对其中哪一位有好感,相反,他的脸臭的很。
    他的臭脸持续了好几天。大王子凯旋,宫里为他接风洗尘,你为此被安排设酒席忙的脚不沾地,也就没时间去洛基面前晃悠,正好,他不是嫌你烦吗。
    洛基的臭脸可谓是黑到了姥姥家,把他哥哥姐姐都吓一跳,酒还没喝完,他就看到了在远处准备接受别人舞伴邀请的你,他直接出现在了你身边,扼住你的手腕“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有舞伴了。”
    他把你拉到阳台上来,狠狠的吻上你的唇,略夺着你嘴里的所有空气,你被他吻的面色潮红,瘫在了他的怀里,“到底哪个才是你的舞伴?”

特查拉
你的信太过官方,从不说想我。
——周恩来
国王殿下自从决定向世界开放瓦坎达以后每日便忙于从政,要开的会议以及出席的发布会和拍卖会几乎都把你带在身边。
    你和他的婚姻来源于政治联姻,你们俩甚至没怎么见过。
    这个月他要出差,给你留了一包素色信纸,让你每天给他写一封信。从他走的那天开始写起,随便写什么,只要写了就好。
    你起初还是公事公办的写写今天发生的事,再后来就是在纸上瞎画,或者练练字,写写他的名字。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会真的每一封每一封的拆开仔细阅读,然后叠好小心保存。
   前方传来消息,国王特查拉和复仇者联盟一起守护地球,成为了人民的英雄,但是特查拉不幸陷入重伤昏迷。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你挺震惊的,苏瑞的技术有目共睹,那件战衣除非被针对,否则根本就伤不了他。但你的内心还是特别难受,按捺不住自己的脚,他一回来你就飞快的去找他。
    你果然没猜错,那个重伤昏迷的国王老老实实的站在你面前,脸色有点怪,“hey,我亲爱的王后,你的信我都看了,我没找到那句我特别想要的。”
   “噗,你想要什么?我喜欢你?我爱你?”
   “嗯……我还没那么不要脸对吧?但我挺喜欢的。”特查拉微微一笑。
   “我想你了。”

【女神x你】往后余生,一人独往

*内含娜塔莎,旺达,海拉
*刀预警
*配合《往后余生》食用效果更好,建议听王贰浪的

娜塔莎•罗曼诺夫

   北风穿过你家的屋子,你将棉被裹得更紧了一些,她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虽然她的身份的确会造成这些事情,但她总会抽个几天过来看你,抚摸你的脸庞,揉揉你的脸,给你烤点蛋糕和做点好喝的饮品。但这次不一样,你知道她这次可能回不来了。她或许会死,或许自己在也吃不到她做的甜点了,也或许……再也听不到她用那沙哑的声音呼唤自己的名字。
   你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够代替她死,至少,那个保卫世界的黑寡妇还能多守护这个世界一段时间。
   当风再次吹过时,那个深蓝色的床上,没有人躺着了,也没有人再次把自己缩进被子里,只有那枕头上一小片被打湿的水痕,证明那里曾经有个人。

旺达•马可西莫夫

   你喜欢向日葵,她便特地请假带你去俄罗斯,在耀眼的阳光下陪你一起换上俄罗斯的民族服装,和你一起在阳光与向日葵的世界里起舞,又不知从哪弄来一把奶油葵花籽,坐在那小屋边,看着夕阳,磕着瓜子。她轻柔的长发拂过你的脸颊,轻轻吻上你的额头。
    然后会纽约的时候,又给你买了一大束向日葵,送给你装饰屋子。
    你看着手中的购买计划单,像超市走去,繁华的街上,拥堵的街道一排排的车子,却没有一个人坐在驾驶座里。你看着身边拥堵的人群突然消逝了一大半。
    心里的某根线似乎断了,像是被人抽出了心脏一样绝望。

海拉•奥丁森
   你和她从小一起长大,她和你玩的最好,你根本就不知道那种喜欢是怎么生出来的,但你就是喜欢上她了。你从来就没觉得自己的力量差,因为你可以为她变花变草,哄她开心。你看着她因为野心太大而被流放的时候,你终于开始怨恨你这个区区花草之神,眼睁睁看着她要被流放受苦却什么都做不了。
   奥丁死了,她回来了。她不在像之前一样稚嫩,她变的杀伐果断,要比之前更加强大。
   她要征服宇宙就得先征服阿斯加德。她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
   海姆达尔想带你走,你甩开了他。她不会伤害你。没错,她见到你非常开心,收起了满身的刺,隐秘了煞气,展现出了独属于你的最为温柔的一面,跟你东扯西拉,给你安排了一间挨着她的卧室。甚至待在你的房间没出去过。
   她亲手杀了那个第一个为她下跪的侩子手,因为他给你下了迷药,生生挖出了森林一族的结晶体。把你的结晶献给了她。
    她抚摸这那块墨绿的翡翠。
    苏尔特尔的那一剑,她本可以避过去,却在那一刻犹豫了。
   “从此以后我们俩就在一起了,无论是不是到达了灵海,你都在我的身边了”

【基锤】念你成疾,那就亲下好了。

*牙科医生Loki×吸血鬼伯爵Thor
*沙雕脑洞

“劳菲森医生?你在吗?”Thor探头探脑的往Loki的办公室里张望。刚开完会回来的Loki看着他那猥琐样,差点给他屁股来一脚。
 
“奥丁森先生,你怎么又来了……”
“LokiLoki,我牙疼,当然来找你啦!”Thor看见身后的人,转身很自然的进了他的办公室,十分自觉的坐在了办公桌对面。Loki不急不慌的坐下,翘起二郎腿,把手肘放在桌子上,十指交叉,撑着下巴,眼睛直视着Thor,Thor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泛红,赶紧把头撇向一遍,湛蓝色的眼睛,不知往哪看,尴尬的挠了挠头。

Loki一把抓住Thor的领带,在Thor的耳朵边耳语着“索尔•奥丁森,这个月有31天,你来了25天,除了你那老爹过生日你抽不开身没来,你几乎天天都在,每天喊着牙疼,我都给你拔四颗了,还要拔?都说吸血鬼一族牙口好,难不成是传言?”

Loki松手放开了他,重新坐会椅子上,无聊的转圈圈。“Loki,我是真的牙疼,疼的我神经痛,疼的我睡不了觉夜不能寐的。”
“哦~那还蛮严重哈,还有症状吗?”
“心口闷,见不到你就特别难受。”
转圈圈的Loki停了下来,招了招手示意Thor把头伸过来,Thor凑了过去,Loki突然吻上了Thor的唇,当然只是浅尝一口。傻大锤的脸猛地红了,“鉴定完毕,你这是相思病亲一口就好了,但我希望你能接受一个全套的治疗,明天晚上8点,瓦尔基里的酒吧,不见不散。”

Thor“腾”的站起来,丢下一句好的立马飞奔回了家准备着和Loki的约会。

谁说臭不要脸追不到人的?我这不就追到手了吗??嘻嘻嘻

【Bucky×你】I will find you./我会找到你。(下)

*强行HE
*你叫kyria的233
*很扯,牵强
*女主阴暗负能。慎点
*戳此看前篇
*感谢 @安娜塔西娅 安娜太太告知的链接方式
*祝阅读愉快

   你感觉自己不能够呼吸,四肢冰冷,周围都是空荡荡的。一股寒意顺着你的脊梁骨直逼大脑,你惊醒,眼前的一切有是那么的不真实。
    你看到了他,他还在,也还活着,也一直存在着。你费尽心思寻找的人在你面前。看着你的眼眸,眼神会诉说着一切,他温润的眼瞳里透露出一种深沉的爱意,你伸出手,细嫩的手指微微颤抖,泪水如洪水决提,顺着白净的脸颊落下,弄湿了自己卡其色的衬衫。你的手指离他的脸庞就差几公分,他突然跑过去,没错,跑过去,从你的身子里穿过去。你转头回望,你深爱的男人抱住了一头金发的女孩子,你连连后退几步,不可置信。
    那个小丫头长的特别好看,有深邃的墨绿色的眼睛,拥有如太阳般耀眼的金色波浪。更重要的是,她的身边有一个,笑的无比温柔的Bucky。像你之前一样
   ‘kyria……吃饭…等我回家……’你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可你明明就站在他们的面前,那零零碎碎的语言还是传进了你的耳朵,这些只言片语在你的脑海里构成了作为熟悉的一句话,kyria,记得吃饭,我出任务,照顾好自己,等我回家。
    那明明,就是对你说的话啊。那个女孩的模样渐渐模糊,不知是因为你眼中的眼泪,还是这个场景开始虚化了。
    
    “put him on ice”

   从世界的边缘醒来,睁开眼,看到的往往是自己最愿意看到的,就如现在一样。你睁开眼,是疲惫的房东太太。这让你知道,Bucky至少没被封起来,至少他还活着。至少你能够明白,那些都是假象,那些都是过去。
   “kyria,你终于醒了,你没事吧?”
    “嗯……”你的声音还带着哭腔,长时间没有进水导致你的喉咙很干,模模糊糊的发出了一个音节。
  “人要向前看,不要停留在原地,你觉得,如果Bucky回来看见的只有你冰冷的尸体,太会开心?他会绝望的。这点你必须明白,没准他已经回来了,你要快点好,然后我们回去,我们一起等Bucky,好吗?” 
   你的眼泪流了下来,你太固执了,这一年来从来没有关注过身边的温暖,一心扑在Bucky身上,像个长不大的小孩,你其实很感谢Bucky为你带了一切,为你在父母双亡的情况下,给你关怀与爱,也感谢布鲁克林这个地方让你认识了这个慈祥的房东太太,你要在每天与太阳同行的日子上,拿出一段温暖的时间去想Bucky。就像房东太太一样,每天早上想念四十分钟陪伴自己走过大半生的人。

    今天是你出院的日子,你婉拒了房东太太送你回家的好意,作为你一个人走路回家的条件答应了去她家吃饭。你对太太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在这大街上走着,这是你第一次一个人去感受这个喧闹充满阳光的世界。
    恍惚间,好像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衫的高个男人细心的挑选着李子和奶油枣,然后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你收到了某种牵引,像是心里一直堵塞的石头被掰开,你感觉到你的心脏正在飞快的跳动,你有些跟不上他的步伐,你开始小跑跟上他。他进了那栋楼,你心里的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真实,你几乎不敢相信。你打开了那扇门,看见了收拾整齐的家,洗干净的水果,外面还有未干的衣服,你的泪珠子断了线,一滴一滴落在实木地板上,从厨房里走出来一个人,他睫毛低垂,宝石蓝色的眼睛转向你,看见你的模样时,眼里迸发出了光,对你莞尔一笑,“我还想着要不要半路去接你,看来不用了。我拿了些饺子,一起去维米尔太太家吃饭?”
    你冲上去给了他一个熊抱,他像以前一样稳稳的接住你,“我想要个解释。”
   “我会告诉你的,你会明白的。”

  

【Bucky×你】I will find you./我会找到你。(上)

*前方逻辑混乱(?)表达不清(??)

   ‘树下左拐,走到白顶屋前,记住是往右走,免得你又左右不分,看到小桥小溪,千万不能下去玩你以前每次都拉着我去,但现在入冬了你会感冒的,小溪往西北走会看见一棵树,上面有我们做的标记,是你最爱的颜色,树下有我们埋的小鸟,旁边的大橡树下有一个小木锁,放一颗你最爱的橡果吧,别回来了,没有我你也记不住路。’

   你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群人一直跟着你。你感到些许不安,直觉告诉你,他们绝不是善类。你快步走到人流多的地方,东躲西藏。最后只有一个人能够跟着你,你从袖口上扯下一颗扣子,猛地把纽扣朝那人眼睛弹去,趁着那人闭上眼睛的时候你在人群里不停穿梭。经过一个巷子口,你转头看了看他们的位置,突然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拉了进来,不妙,这很不妙。你开始拼命挣扎。
  “嘘……别动。”男人清冷的声音在你耳畔低低盘旋,久久不散。
  “你要是想活命,就不要动,听我的。”果然男人的话音刚落那群人迅速的从他们面前走过。
    你咽下了口水,用余光仔细打量把你圈在怀里的人。不得不说,他长的真好看,薄薄的嘴唇,下巴棱角分明,长而浓的睫毛,还有一双宝石蓝色的眼镜,一头乌黑的头发。
   
   你喜欢开灯睡觉,虽然费电。你害怕无尽的黑暗以及寂静无声。你不喜欢星星因为它太多了,你也不喜欢太阳,它太亮了。而Bucky不同,他是月亮。他一样有光,但他是影子,只要光存在,影子就会一直在。不离不弃,形影不离。
    门外传来钥匙的开门声,啊,他回来了。你和他现在住一块,在布鲁克林。你原本住在纽约,但是因为一场阿斯加德人干的事直接害死了你的父母,你在那的确有亲戚投靠,但你更愿意和他去布鲁克林,你真的受够了那些人虚伪的嘴脸。
    你的房门被打开,Bucky看见你眨巴着那双黑色的大眼睛,望着自己,嘴角勾起。
   “12点了,该睡觉了。”
   “可我睡不着,我怕,我怕我醒来后看不到你,像是回到以前一样,看到白色的房间以及充满消毒水味儿白大褂。那个地方太可怕了。我见证了我父母的死,我从没觉得医生原来那么不近人情。”
   “不用再回想那些事,不用担心,那都是梦。我在这里,一直在这里。”
    “可我怕你也是个梦。”
    “当第二天的晨光散漫窗帘,当我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我也怕我寻找了你好久,等了你多少年,也找不到你。”
     “你会的,无论我在哪,你都能找到我,我也一样。”Bucky沙哑低沉的声音给你打了一记镇静剂,你对他绽开一笑。那天晚上他是抱着你睡的紧紧挨着你,你蜷缩在他怀里,睡的很安稳。
    第二日一早,你睁开眼看到的不是他,而是床头柜和墙。你以为他早早起来做早餐了,你去了厨房,没有。你以为他去买水果了,你等了一天,没有。你出去找他,却发现你根本就没有你想象中那样了解他,你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好朋友Steven住在哪。
    你以为他总会回来,你日复一日的在家里等待着,期望着他开门,给你带回来一些新鲜好吃的水果,对你微微一笑,说句‘久等了’。他没有回来,他不会回来了,对吧?
   直到这一刻你才终于理解你的表姐,众多亲戚中唯一疼爱你的表姐,在自杀前夜对你说的话。
   ‘不是所有的等待都能如愿以偿。’
    她希望你不要走她的路,不要因为一个人,而失去自己。你以为你根本就不会这样做,你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理智聪明的表姐会这样干。直到你遇见了Bucky,你终于明白了,从来没什么事情是根本不会的。

【Peter×你】你嘴里的奶糖

*轻度ooc
*想法很甜,写出来似乎很水

1.Peter并没有把自己是Spider man的事告诉你。除了Ned,他没让其它人知道。你做为他的同桌兼恋人,你只知道他每次身上都会有些伤口,但是他总能掩藏的很好。你问他伤口的来源,他总是搪塞过去。这事你也问过他的好哥们Ned,Ned并没有透露什么。

2.今晚就你一个人在家,你的不靠谱父母们认为你上高中就独立了,自己去过二人世界了。你拿着他们留下的钱去超市买食材做饭。你细心的挑选着食材突然一群带着滑稽面具的男人闯了进来,五个人,几乎人手一把瑞士军刀,但更具威胁性的,是中间那个领头的,他的裤子荷包里揣着把手枪。
他们开始大肆疯抢,从柜台里拿钱,从各个顾客的身上搜钱,还拿走了许多商品。
“嘿,哥们,我觉得你们该收手了。”少年青稚的薄荷音从门口传来,他的蛛丝还黏住了一个试图猥琐收银员的变态。
那个头头掏出那把枪对准Spider man。你突然从那个头头脑袋上来了一瓶啤酒,剧烈的疼痛感使那人怔住,Spider man立马上前控制住了他……其他顾客或许是受了你的鼓舞,纷纷从货品栏上拿出商品砸向那伙抢劫犯。

3.第二日一早,Spider man街头超市惩治抢劫犯的新闻上了电视,你的父母得知此事后十分抱歉,说会给你补偿。
你被碎玻璃划伤了手,次日是带着绷带来到学校,刚进教室,你就感觉到灼热的视线盯着你,当你环视教室是,那道视线却突然消失。你的同桌Peter今天难得早到一次,你注意到他手上的划痕,似乎想到了什么,像解开什么秘密。下课后你直接找到了Ned,Ned有些尴尬,他似乎不知道该不该回答这个问题。看到Ned这个表现,你嘴角扬起一丝笑容,答案显而易见。

4.今天是个大晴天,晚上有很多星星,天边还有点微微泛红。暖橘色的小灯照亮你的日记本,你从餐厅回到房间准备把今天所发现的秘密记上来。
窗外传来敲玻璃的声音,一个穿着红蓝紧身衣的少年倒挂在窗外,你把窗户打开,他进来了。
“Peter,你其实可以走门。”你的语气波澜不惊。
“呃……我……”Peter有点局促“是、是的,你没猜错,我就是Spider man。”
“唔……那好啊,既然你瞒了我这么久,那作为补偿,是不是得带我出去玩一玩?”
“好!好的!”
说罢,Peter搂住你的腰将你抱在怀里,左手按下发射器,灰白色的蛛丝黏住另一家大楼,他带你在几十米高空穿梭。得,你完犊子了。你的意思是希望他周末陪自己逛街吃饭看电影,没说要在高空中荡来荡去啊喂!
恐高症的你将脸埋在Peter的颈窝,那里都是Peter的味道,至少能让你感觉到,抱着你的不是世界的Spider man,而是专属于你的Peter,总能让你好受些。

5.Peter带着你来到一栋高楼上,你的小短腿半天没碰到地,Peter轻笑一声,把你像宝贝一样放在地上。你的脚尖刚碰到地,就有一种强烈的不适应感,跑的远远的吐了起来。
Peter带你来到了一个很适合看星星的地方。
“嘿,今天是Spider man诞生的日子。”
“你生日不是这天啊。”
“是Spider man,不是Peter。”
“嗯……那,今天的你是Spider man,还是Peter?”
“我今天啊,我今天是我身旁这位小姐的Spider man,她的专属骑士Peter Parker。”
Peter把头套摘了下来,不知道从哪翻出了颗奶糖,含进嘴里。
“哪蹦出来的?!我也要!”
“只有一颗了。”
Peter,附身吻上你的唇瓣,蜻蜓点水一样。明明没有吃到糖,可你却像和了罐蜂蜜一样甜。
你眼睁睁的看着把糖吐掉的Peter。
“你干什么啊?糖糖做错了什么。”
“你没吃到我就不吃。”
“那那那,你别吐了呀!”
Peter看着满脸心疼的你,笑到“那你就多陪我练练,下次争取能把我嘴里的送到你嘴里。”

【Tony×你】
我又来了23333
毛病挺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提出来,会改正的。
下篇小虫

#漫威乙女#
男神×你系列
*新人写手
*不好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