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堂鼓“Thanks”

如果你还没成为你想成为的人,那就继续走,别犹豫了,至少你已经回不去了

卡特x你      21
  

  

  木门嘎吱的响着,你随手弹了弹貂皮大衣上的白雪,将衣服和帽子挂在衣架上。里屋里跑来一个小女孩,跳着要玩你的围巾,你对她挥了挥手,把荷包里的糖给她,算是安慰。

  客厅里的壁炉里火烧的很旺,那个棕发女人弯腰沏着红茶。绿皮的沙发后面是一个被纱帘挡住的窗户。

  她抬头看了你一眼,眼神复杂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来了?”

  “嗯。”

  “坐吧。”她把一杯红茶放到对面,自己也做上了那个绿皮沙发,白净的手指向对面。你毫不客气的坐下,没有了初见时的腼腆,再次看见她年轻的面容还是有点心跳加速,沙发的真实触感让你得已平静。

  心脏像放了打击乐,压抑而又亢奋,她在对你笑,对你一个人笑。

  “谢谢你还记得我喜欢喝红茶。”

  “举手之劳。”

  “只要不关于他,什么都是举手之劳,那东西是霍华德给你的?”

  “他和霍华德一起做的,我带了好久了。”

  “佩姬,你知道的,我很想回到那个时候,在他之前。”

  她喝了口红茶,看着你,起身,你以为她要走向你,而她只是拿起了茶壶倒了杯新的。

  “抱歉小姑娘,就算你在他之前,我一样不会对你产生那种情愫。”

  “您…认为那很恶心吗?”

  “很少有情感是恶心的,我不能对任何爱慕做出批判。”她站了起来,你以为她要走向你,而她只是把杯里的茶倒掉,重新换了一杯,加了几块糖,你以为她会回去坐着,而她确实拉开了窗帘,看着外面冰冷的阳光。真的很美,她最喜欢的颜色的口红被阳光照的闪闪发光。手腕上你亲手送给她的老式手表还在嘀嗒的运作。

  她看了眼时间,不知道是不舍还是怎的,她盯了良久。

  她把唯一带着你印记的东西从手腕上取了下来,放在桌上推了过去,至始至终没有和你有过近距离接触,像是自导自演的一出独角戏。

  “你该走了,我要去洗个澡,永葆青春很麻烦的,这点你深有体会。”

  你起身,高跟鞋踩在实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你拾起手表,带在手腕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从衣架上拿起大衣和帽子出门拐了个弯,脑海里都是她对你笑的样子,人流像是充满着她的味道,她们都朝你走过来,然后从你身边离开,没有任何一个人与你一块逆流向着街角的水果店走去。

  你在那家水果摊前鬼使神差的拿起了那颗被扔在地上早已腐烂的苹果。四下张望,见没人看见,便把它放进口袋。转身向着远方走去。

  过了几天一个漂亮的金发姑娘来找你,说想调查一下她姑妈佩姬的死。

  “是副作用吗?”你小声说着。

  “什么?”

  “没什么,我就想问一下,距离我上次去看她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你说她死于昨天,我怎么会是她最后一个见到的人?”

  “查德先生说,你走后她就把客厅的门锁了起来,里面时不时传来瓷器和玻璃制品摔地上破碎的声响,每天如此。”

  “她没去洗冰水澡吗?”你点了根香烟不紧不慢的送入嘴里。

  “没有。不过您到是和她很像。”

  “她看着我长大的吧?像一点也是环境影响。”

  “她是自杀。”

  “你开头就说了。”

  “我的意思是她是自杀。”

  “是的我知道。”

  “她远不是你所想的那样。这是她进几年来的日记,之前的她都烧掉了。”

  “放那吧。”你把烟掐掉,学着她的样子把杯子里凉掉的红茶泼向了壁炉的火焰。

  房间里的空气缓慢下降。

  “那我走了,打扰您了,抱歉。”

  “不送。”你站在窗帘前面独自起舞,和她的模样有的一拼。

  日日重复同样的事,遵循着与昨日相同的惯例,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 ,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

       腐烂的苹果早已发芽,绝望的人只能日复一日仿刻着她的模样
                  

【虫你】有关冬秋

*小虫视角
*类似随笔吧
*大概下一篇很快就会写完了









寒风吹过华中大地,树上捎着点雪,脚下的雪踩的咯吱咯吱响。

路旁的小贩裹着藏蓝色的棉衣冷的发抖,一边看看里面的红薯有没有烤好,一边叫卖“烤红薯,烤红薯咯,绝对香甜!”

这时候我的良药就奔着她的小短腿跑过去,站在那个油桶烤炉旁,眼睛死死盯着刚刚出炉的红薯,选中了一个,望向被她落在后面的我,伸出手招了招,意思让我过去。

我小跑的缩短这段不算短的距离,拥住她。

她在我怀里蹭蹭,指了指那个有大又软还热乎的冒气的红薯。

拿了两个勺子,她一个我一个,她对于吃的真的很讲究,挑的红薯软软糯糯,含入口中香甜的味道铺满整个口腔,入口即化,寒冷的天气和温热的烤红薯,身边还有那个放在心尖的人。
                             ——致于那个即将到来的冬季










她的风衣是卡其色的,她似乎非常喜欢那种很温柔的颜色,不像明艳靓丽的黄色那样夺目,也不似严肃刻板的棕色那般深沉。那颜色淡淡的,和她的性子一样,带有平易近人的安静与宽容。

黑色的松糕鞋在我前面走着,乳白色的薄纱裙迎风敷在她的脚踝上,梳理整齐的头发被凤吹乱,她回过头,黑色的眼睛被秀发挡了一部分,她站在原地。

那是种一眼万年的感觉。

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治愈我的曙光。在这个快要因为匆忙过去的一年来次提前的总结,抽出点时间,和所爱之人走在种满法国梧桐的大街上慢步行走,嗅嗅她的香水味儿,把她肩上的头发勾下一缕,放在嘴边亲吻。

直之黄昏之后,各自回到紧张忙碌的家。

【虫你】Back to you

*设定你身上带有某种不明觉厉的魔咒,你的感情会一直循环,你他之间一定会有人死去,另一人要度过余生才能继续促进感情,每次复活一定要活着的人带着找你的希望去寻找和自己年少一样的人才能继续。

*BGM:《Back to you》

*画风随时离家出走

一轮圆月挂在夜幕上。

这是今天的第十三次了。

你的房间到了过来,所有人都在街上行走可在你看来就是在天空上行走。

月亮反到映在街上。

你叹了口气,眨了眨眼,街道又回复了以前的模样。

“Darling?你睡了吗?怎么房间还亮着灯?门外传来May的喊声,她踩着纯棉的拖鞋走过来,你飞速地躺上床把被子往脑袋上一蒙闭上眼。

May打开门只看到了乖乖躺在床上的你。

她把灯关上退了出去,我你睁开眼。

银色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听着门外的动静。

门突然被打开,May拿着手机照亮房间,你马上闭上了眼。

好险。

你就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时不时望一下窗外,看看那种和全世界颠倒的现象有没有继续发生。

00:00了。

May睡着了。

你听到楼下有人呼唤你的名字,你悄悄下床,把窗户打开把头探出来。

那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

长相确实精致,画了妆。

“你不打算去找他吗?”

你疑惑着。

“你个懦夫!虽然这样说并不准确,但你就是个懦夫Kyira!你爱他!但你不找他!是你害死了他!”妇人的声音越来越小,肩膀抖了起来,泪水顺着她松弛的皮肤流了下来。

她又土又丑的紫色长裙逐渐变淡,变成了一件白色的纱裙,脚下穿着一双珍珠灰色的高跟鞋。

盘起来的头发也变成了大波浪,红棕色,和你的头发颜色一样好看。

你再次眨了眨眼。

你躺在地板上,阳光刺眼。

门外的May快步走过来拍打着你的房门,“Darling!快起来!要迟到了!今天是你舞台剧表演的日子!”

你从地上爬起,落地镜子上映出你现在的模样。

一身白色纱裙长到脚踝,脚下是一双珍珠灰色的细高跟。

这身装扮不就是昨晚那个老妇人吗!

你惊讶,连连后退几步,门外的May又开始了敲门。

你坐车到了学校,脑子里混乱一片,那个人的模样似乎刻在了你的脑海里。

你摇摇头,来了次深呼吸,开始默默的复习台词。

“嘿,台词准备好了吗?”他走过来。

带着笑容。

棕色的眼睛铺满了被阳光点缀的耀眼的光芒。

你笑了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子。

他伸手,把你落下来的头发挽上去,特别认真,像是在干一件庄重而又严肃的事。

你嗅到了他手上淡淡的花香,看着他空空荡荡的手,有口难开。

“umm……Peter,你是不是拿过花啊?”你略显局促,拿手揪着头发,把他刚刚跟你弄好的发型弄坏了。

他似乎并不生气,再次帮你整理发型,一边回答着你:“啊,对啊,Liz刚刚买了好几束玫瑰花要送给她男友,我看她一个人抱不过来就过去帮了帮她。”

“哦……这样啊,那,如果我有事可不可以找你呢……”你的声音越来越小,本来是问句,却变成了喃喃自语。

“嗯?”他假装没有听清。

“没什么没什么,要开始了我们走吧…”

红色的帘子揭开,雪白的聚光灯照亮你和Peter。

你和他站在搭建的简易树林里说着台词。

“达西先生,我是个自私自利的人,我只想叫自己心里痛快,也不管是否会伤害你的情感。你对我那位可怜的妹妹情义太重,我再也不能不感激你了。我自从知道了这件事情以后,一心就想对你表示谢忱;要是我家里人全都知道了,那么就不止我一个要感激你了。”

“我很抱歉,我真抱歉,”他做出书中描写的样子,又惊奇又激动。“这件事要是以错误的眼光去看,也许会使你觉得不好受,想不到竟会让你知道。我没有料到嘉丁纳太太这样不可靠。”

台下的观众似是看入迷了,紧张的等着这两个年轻人互吐心思。

  “你这话我倒很容易相信。你当时认为我没有一丝一毫真正的感情,我相信你当时一定是那样想法。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时你竟翻了脸,你说,不管我怎样向你求婚,都不能打动你的心,叫你答应我。”

  “哎哟,我那些话你也不必再提,提起来未免不象话。告诉你,我自己也早已为那件事觉得难为情。”

  “那封信……你接到我那封信以后,是否立刻对我有好感一些?信上所说的那些事,你相信不相信?”

他一口气说出一大段台词,还带着激动的动作,像是把达西先生的心情完全赋予在了自己身上。

你从没这么喜欢过其貌不扬的伊丽莎白.班纳特和尖酸刻薄的菲茨威廉.达西的爱情,他们俩无论开始对对方带有怎样的偏见,却依然能步入婚姻的殿堂。

你走神了,你憧憬这份爱情。

眼泪从你眼睛里留下,“我…”

Peter察觉出了你的不对劲,直接走上前拥抱了你。台下响起了掌声,有人落泪,被带入戏中感受着真挚纯洁的爱。

下了台,老师泣不成声,并没有责备你的失误,而是冲上前给你们来个大大的拥抱。

这是你们的毕业舞会。

你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见到他。

“嘿,明天晚上的舞会来吗?”你刚从化妆间出来就撞见了在外等你良久的他。

“我没有男伴啊,我这个模样,也不会有什么人邀请我跳舞吧…”

“唔,你肯定会的,我希望能在舞会上见到你。”

你还是去了舞会,毕竟这是他希望的。

你在门口遇见了手里拿着装着白玫瑰的牛皮纸叠成的盒子。

“嘿,Peter,你…怎么不进去?”你站在他的正对面,他听到你的声音,抬起头,“你好意思说吗?来迟了这么久,害我白等你了半小时,赶紧跟我进去吧我亲爱的女伴?”

金黄的灯光铺满大厅,桌上摆好了各种甜点饮料,洁白的瓷砖上倒映着一对一对人,男士穿着正式的西装,女士们身着华丽的长裙,人们载歌载舞。

你喜欢白色,今天也挑了件白色的裙子,白色的裙子衬得你皮肤更加白皙,红棕色的头发扎了一个花苞头,May还给你准备了一个银色的树叶花冠。

他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色的燕尾服,扎了一个领带,西装左侧的荷包里夹着一直刻了一个字母的钢笔,袖口用深蓝和金色的细线绣了一个女孩的背影,在手臂内侧。

他牵着你的手,在瓷砖上起舞,银色的高跟在瓷砖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的钢笔突然振动起来,你和他渐渐离开舞。

“怎么了?”你看着焦急的他。

“抱歉,我可能没办法继续陪你了,我现在有紧急的事要办,我会尽量快点弄完的,能…等我回来吗?”

“…你去哪,我陪你。”

他把你抱在怀里,“这太危险了,你不能去。”

你把他推开,眼神坚定“我不去可以,但我要位置共享,我要知道你在哪,我要知道,你是不是安全的。”

他很犹豫,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

你就做在一旁,拒绝了不下十个前来邀请你的男生,目光死死盯着手机屏幕上的那个红点,那个红点一直在移动,处在城市边缘。

突然那个红点消失了。

你急的直接站了起来,往门外跑,保安把你拦住,你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把把人推开,向着他离去的方向狂奔。

你看到了在空中缠斗的两人,你急急忙忙跑过去,崴到了脚,你干脆把鞋脱了,他从空中掉了下来,摔在地上,你的心也和他一样狠狠的摔在地上。

你一瘸一拐的奔向他,来到他身边 ,抱住他。他身上的鲜血弄脏了你的裙子。他还在大口吐着鲜血,但他正在极力压制。

“你怎么来了?”你没有回答他,他抓住你的手“我,我有件事想跟你说说…”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同意…”

你点了点头,“我知道,我…”

箭矢破空而来,他眼尖,一把扑上来,趁在你身上。

那黑色的箭矢甚至穿透了他的胸膛,他荷包里的钢笔掉了出来,上面那刻这你名字的笔盖蒙上了一层沙。

“Peter!Peter…我不想再错过你了…”

你抱住他,沾满鲜血的箭矢刺入心脏。

秋风萧瑟,风里带着果香,Peter弯腰站在一个老爷爷面前,眼睛却死死盯着眼前那个倒过来的姑娘。

这是今天第十四次了。

遇见她,和她相反的倒过来。

“去吧,她付出的够多了。”

【洛汤基】天赋

*代表小灰鞋弄死我自己
*信件交流
*时间为最后一封信件,粗体为现在进行时。普通字体为过去回忆穿插。
*感觉每一句都在ooc
*BGM:《Two Is Better Than One(Album Version)》
*可移步主页找到BGM



亲爱的Loki:
来往了这么多年的信件,或许我不说你也知道我是谁。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回信,但或许以后都不会有交流了,我,就要离开这个位置离开你了。

很感谢你给我带来的一切,给了我更多的名气,更多的朋友,更多的……见解。

我仍然记得那次初见你的模样,可比我现在年轻多了,当初奔着Thor去,却发现了你。

你就如此的闯进我的生活,我想着,和你道个好,比如‘嘿?’

或许要发生什么好事情了。

你真的是颗幸运星,虽然你言语刻薄,不屑一顾。你的一言一行都如同神袛下凡,啊不,你本来就是神,你高傲、骄傲、对所有人都漠然,或许这就是天意吧,我把你写在了演绎生涯最为浓厚的一笔,你将永远停留在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有点难找,还被锁上了一道道锁链。

恭喜你,你能找到路,也能轻而易举弄开那些捆绑着内心的枷锁。

在一起同行,好过于各自孤单,在长路上孤寂前行。

那里没有任何的光亮,灰尘和泥土夹杂着,在空气中蔓延,随着冷冽的风不断的刮起浓浓的,灰蒙蒙的烟雾。

Loki就躺在这,灰绿色的眸子,就望着那淡墨染色的天空,直到另一双绿色的眼眸对上他。

‘蝼蚁,你失约了,晚了多久?’

‘两小时,’Tom笑着答着‘哦,你知道的,虽然是假死,但是我还是要保密糊弄糊弄媒体不是吗?我急着见你,差点说漏嘴了都。’

‘拉我一把,躺太久了。’

那两双白净、纤细、骨节分明的手碰在一起,露出微笑。

Loki,你值得被珍惜,值得被人关爱,过不了多久,紧紧相连的脚印就要分开成为两个个体。

我没办法一直和你在一起,但你总会在某个地方牵引着我,那是一定的。

不论距离,不论时间,不论年龄与是否还被对方所记,都要在一起……

“Forever.”

【巴基x你】不翼而飞

* @吧唧的第六个李子 的点梗
*这是最后一个点梗了吧
*大概是个刀子?励志学会写刀(猛男的执念
*时间线异常混乱,能看懂就好
*下面是一些我的唠叨,可以略过
每次那些沙雕段子总能获得不错的反响,可我认认真真投入心血写的文章总是没有任何人的观看。
没有人提出建议,没有人表达喜欢,没有人告诉我我擅长什么。希望有人能帮我指出啊……
























你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已经猜不出来了

  你的老爸是个不折不扣的笔类收藏家,他的书房里有鹅毛笔、有二战时期用的笔记本和钢笔、有中国古代的毛笔、宣纸、朱砂。

  他最宝贵的是那个钢笔和那个笔记本。

  他总说他靠那个东西认识了一生难忘的兄弟。

  你妈认为你爸可能是太劳累,出现了幻觉,可你却认为爸爸的笔记本和钢笔拥有魔力。
  
  你的父亲得了癌症,神志已经不清了,在临终前,他将所有财产全部交给了自己的妻子,只给你留了那本笔记本和那只钢笔的使用权。

  你坚信那个都快不记得自己叫什么的父亲把这个依旧当宝,小心翼翼交给你,一定有什么对于他十分重要。

  你把笔记本从头翻到尾,在本子最后一面有两排模糊不清的字迹“所有的结尾都是新的故事的开始。”

  你在心里默默念了三遍,故事的……开始?

  “嘿,凯瑞娅,醒醒,没事了。”

  “嗯?”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眼前帅气的男人,和那条似曾相识的复古的街道。

  :)

  ???

  exm???

  “呃……那个,这哪啊?你谁啊?”

  “你不会被打傻了吧?哈哈哈哈哈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哈哈哈哈那你还认识你那个瘦小的男神史蒂夫罗杰斯吗哈哈哈”
  
  “嗯???啥??史蒂夫罗杰斯??哇靠那不是美国队长吗!你谁啊!詹姆斯巴恩斯??”

  眼前的人笑的已经喘不过气了,笑的差点翻过去。

  “喂!你倒是回答我啊!”
  
  巴基终于正经起来,一脸疑惑,“不对啊,我来的不迟啊,他们也没打头吧,我可爱的凯瑞娅怎么就傻了呢?”说着他还撑起了下巴皱紧眉头,一只手象征性的拍你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左手猛地一拍。

  “嗷!我靠!神经病吧你!”你愤怒的看着嬉皮笑脸的巴基。

  “诶!对了!果然要打一下!”他看见你眼里恨不得把他杀了的目光,飞速的跑出了那个巷子,还对你做了个鬼脸。

  你和他的初遇就像是沙雕见沙雕一样沙雕。

  “你的意思是你不是凯瑞娅?别逗了怎么可能!你该不会真听我爸讲的什么穿越时空交到了好兄弟然后深信不疑吧?”巴基难得正经起来,在咖啡店吃着奶油蛋糕。看着咬着勺子焦虑不安的你,半信半疑。

“那你叫什么?”

“凯瑞娅 霍普雷姆。” 

“噗~”巴基一口水差点喷出来,“骗鬼啊你还好意思说自己不是!你连名字都一样!”

“我真的不是啊亲……”

“这不好吧?”

“嗯?”

巴基咽了咽口水,把你揪起来,拉倒街角旁的巷子里,轻轻的印上你的唇。

???

你的双眸猛地缩小。

膝盖下意识的提起踢像巴基的裆部。

然后迅速的把他制服在地。

当你把全套动作做完后才意识到,我靠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啊!!!传说中的冬日战士啊!!妈妈我错了!我是不是要死了!

你一脸歉意的看着躺在地上手捂裆部的巴基,后者瞅了你一眼,立马就露出无比痛苦的表情。

你手忙脚乱的蹲下来询问他有没有事,他嘴角露出一丝坏笑,猛地抬起头吻上你的唇,然后迅速起身从那个死胡同的墙上翻了过去,隔着有点远你还是听到了一声垃圾桶翻了的响声和巴基摔地上的闷响。

你起身却踩到了一个啤酒瓶。

(哔——脏话)

你揉着头从床上醒来,看着你熟悉的天花板和吊灯不是一般的懵逼,wo ri ni ge 的狗东西。

你的手里紧紧攥着那本笔记本,你甩了甩昏昏欲睡的脑袋,发现日记本好几页都被写上了看不懂的字迹。

“凯瑞娅!出来吃饭!”妈妈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你起身把日记本放在床上走向卧室门,手碰到门把手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一声惨叫,你扭头回望,眼前浮现出了刺骨的冷气,你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并没有什么,只是空调吹得日记本哗哗作响。

你呆愣的坐在餐桌前,呆呆地望着你的母亲,眼里闪过的的是他身着军装的模样,坐在你对面安静的吃着晚餐。摇曳的烛光倒映在你的眼睛里,他的身上没有光亮,如同机器人般木纳

窗户从外面被人强行破开,你的母亲扭头,猛地就把餐桌掀起来,你关在桌子和木柜的夹缝当中,滚烫的汤水溅入你的眼睛,还烫伤了你的半张脸,灼热的感觉疼得你差点叫出了声。

你的眼睛模模糊糊,黑暗追逐着你。

“可以吃饭了吗?”你还是不知道该叫他什么,他像你的父亲,像你的兄长,可你明明就知道,这些身份都不属于他。

“可以带我出去了吗?我想去,感受感受,街道的样子…”

他没有回答,他从来就没有回答过你的话语,他只是默默走开,牵起你的手,帮你换鞋,带你出去。

你甩开他的手,抚摸着教堂的石砖。

白色的板鞋转过来。

“我是不是来过这?”你的鼻头发酸。

“你真的一句话都不打算跟我说吗?”

“小姑娘你怎么了?一个人自言自语?你该不会有什么精神障碍吧?”

你抬起头望向声音的主人,虽然你看不见她。

那位老妇人着实被你吓了一跳。

拨打了电话把你送到了精神病院。

看吧,我都疯了,你明明早就不在了。

连影都抓不着,你带着我出来,却要我一个人回去,怎么走无所谓,我只是差个你给我讲讲故事。

两百了ww
不想写文了
唱歌吧
链接在评论
吧唧那篇点梗一不小心写多了,还没写完🌚

【全职x你】今晚月色真美

*嘎嘎嘎嘎翻墙
*漫威写的有点烦怎么办?是时候翻墙了
*这是上篇吧……大概会有下一篇???
*本次叶修,喻文州,孙翔,下次大概老韩?柔爷?然后我们的一帆小天使??












叶修:
你不要以为我没有文化,我好歹是达官贵人家的孩子。

我也不是因为厌倦学习才离家出走的。

就算我平时嬉皮笑脸,但这件事很重要。

我一点也不想开玩笑,也一点都不希望让你觉得我在开玩笑。

听着,我会好好正正经经的告诉你。

你不要闹小脾气,荣耀是信仰没错,但你是我的全部。

我爱你,亲爱的,你可以把余生交付给我吗?









喻文州:
这是对准妈妈她的小可爱的一封信。

你已经八个月了,快把你妈折磨死了,出来我肯定会修理你。

还不知道你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但是衣服我都准备好了,你看看你想当哪个。

爸爸很爱你,但爸爸也很忙,以后不要为难妈妈,不要不听妈妈的话,她很累,也很脆弱。

无论你是小王子还是小公主,答应爸爸,和爸爸一起照顾好妈妈,可以吗?我相信你能成功的。








孙翔:
“臭小子!把药喝了!”

“不喝!喝你妹!啊!爸!你打我干嘛?!”

“教训,这是你该对家长说的话吗?你不知道你妈是个玻璃心吗?你要是被她听到,估计心碎一地,然后让我来揍你。”

“嘁,我也不是你们亲生的啊!你们管我!”

“不管你是不是亲生的,她依旧把你养这么大了,对吗?你不能让她伤心,她以后还要为你操劳,还要为你办很多事,她不求回报,这不代表你不回报。至少要做力所能及的事。这就是对她最好的报答,做人要知恩图报,更别提英雄,成为英雄的第一步就是懂得感恩。现在把药喝了乖乖睡觉,努力成为英雄?”

“哦”

“别告诉妈妈,这是男人之间的秘密,答应我,保护好她。”

“我知道了!我要睡觉了!早点睡长的高!”

【奥创x你】守护

*BGN戳主页,《Try》,我把那个转换的弄不见了,有谁知道能发我吗呜呜呜呜安卓的
* @已亡的咸鱼先生_ 你的点梗!现在是不是就差一个吧唧?
*请用评论砸我
























你对电子设备一窍不通。

你的好友常说你和这个世界脱节了。

但你现在,却在疯狂的寻找一个程序。

“嘿,你是谁?怎么进来的?”你一下班就看见坐在你家沙发上看报的机器人。

“你好小姐,我是奥创,来毁灭世界的。”他红色的瞳孔笔直的盯着你,模样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

“哦老天爷……”你扶额,“这位先生,你穿着一身铁是想当钢铁侠吗?毁灭世界您来我家干嘛?这可不是世界……”

在你滔滔不绝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你的面前。

“可我做不到了。”

“或许你可以试着去精神病院看看,没准可以完成梦想对不对?他们一定会举双手双脚赞成的,嗯?唔!”

唇上冰凉的触感还带着一股铁的味道。

你试图推开他,却被他更紧的拥在怀里,他高高的个子为了迁就你的身高只能弯下腰,“I love you。”

高大的铁人突然倒地。红色的双眸失去颜色。整个人失去光泽,变成了真正的废铁。你有些头疼还有点懵,那个机器人的嗓音很像你手机里的AI。

自从车祸以后,记忆出现断层,就总感觉这个世界都是假的。

你总是认为你会遗忘某些人,但是那个断层像是什么都有没有改变,你该认识的依旧认识,你不认识的依旧有印象。

怀疑不安,尤其是你的手机里总会有一些灵异照片,例如你张开嘴,一颗鲜红的樱桃漂浮空中,就像是有人拿着樱桃喂给你吃,还会时不时的不见几张。

你的手机跟别人不一样。

你的手机无论什么病毒都无法入侵,你要什么软件都能下载,不用你自己翻墙也能使用,看不懂的语言会帮你自动翻译。只有你的手机有这个功能。

别人买同款都完全没有用,你的手机别无其他。

就算你换一个手机用也是一样的。

像是有什么,一直在暗中为你斩断所有荆棘。

你联系了一个收废铁的,将那个自称奥创的铁皮人卖了出去。你关上门,充了杯咖啡,突然觉得家里有些不一样,你的热水壶尽然已经烧了热水。

空调也打开了。

电视正在播放你找了好久的剧。

一切都如有人替你打点好了。

像是有人默默的隐藏自己,被你发现后以最为狼狈的姿态离去,却还要高傲的仰起头,看见你又自觉地低头隐秘自己。

你看见窗外的白色卡车,上面安安静静的躺着的。

那双红色的眼睛注视着你。

上面安安静静躺着的

是奥创。

断层断掉的

是奥创。

你遗忘的

是奥创。

来找你的,是奥创。

只有他

会对你告别。

你狂奔下楼,白色卡车已经要开车了,你拍打玻璃,甚至还有点吃力。

“师傅,我把钱退给你,能把那个机器人,留下吗?”

























“你可以试下找找复仇者,他们不是有很多个智能独立AI吗?问问呗。”

“他们怎么可能会复活奥创?我要的不是那个奥创。不是那种只会自动回复的sd玩意儿。”

“那你加油!”Ann拿着自己的礼服走了,“不要忘了舞会哦~”她扬起手挥了挥。

“谢谢。”你对服务员道谢,也取走了自己的礼服。

你在寻找那个一直帮着你的奥创。

优美的舞曲响起,Ann已经有人邀请去踩着优雅的琴声起舞,你只是拿着香槟离人群远远的。

“嘿,美丽的小姐怎么会一个人站在这呢?”那个人的嗓音十分熟悉,磁性动听。

你猛地转头,看见的是一身黑色西装的男子。

“我可以邀请你跳支舞吗?”

“当然。”

你随着他给你的节奏,逐渐走向人群中央。伴随音乐翩翩起舞。

舞会结束后,他送你回家。

“晚安,霍普雷姆小姐。”

“嗯,晚安。”

你回到家把高跟鞋拖下直接躺在了床上,没有卸妆没有换衣服也没有把头发拆掉。只是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楼底下的男子望着你的屋子“我的荣幸,Mis.HuoPuLei”